杀菌漂白HCLO

温暖

ooc预警,曲解神话预警,没有逻辑的乱写预警



亚修不知道这是怎么开始的,他们就这么滚上了床。


或许是英二在发烧时的混乱,又或许是英二作为青年人的正常生理反应,又或者是……亚修不敢再往下想下去了,只是这样抱着他就觉得无比安宁。一切黑暗的经历似乎变成了虚幻的雾气,只要抱着英二就像迷途的旅人手捧指南针,回港的船看见了海港的灯塔。他静静地看着在他臂弯中沉睡的英二。


为什么你这么温柔呢?难道你不害怕吗?自己的两个小弟不知不觉变成了他的好朋友,和唐人街的势力也保持着良好关系,就连辛……有的时候亚修会注意到他看着英二的眼神,他知道,辛和自己一样。或许英二就是这么讨人喜欢。英二面部轮廓是柔和的,眼睛大大的,眼神总是温柔的,在这里就像黑夜里唯一的灯一样明亮而格格不入。在日本总会有女孩追你吧?亚修拨弄了一下英二的黑发,想起了毛茸茸的小兔子。他小时候曾看过兔子,毛茸茸的,正在安静地吃着菜叶。亚修用手抚摸它,它也没有任何反抗行为,甚至拿它的鼻子嗅了嗅他的手——那湿漉漉的触感他还是记得。


亚修想下床抽根烟,却被英二的手阻拦。他的手挽着亚修的手臂,似乎怕他离开。亚修小心地把他的手从自己身上撸下,给他盖好被子防止着凉。窗外已经微微透出些许光亮,这又让他想到英二——事实上现在他看到什么都能联想到英二。之前想把他赶回日本,现在又想让他留下来,让自己始终看着他——真是任性啊,就连今天的事也是——自己应该推开他的,怎么就默许了英二呢,怎么就和他……但是忍不住了。亚修猛吸一口烟,劣质的烟草气息在他胸部打转。就像有恶魔在他耳边低语,就像沙漠中的行者看到了绿洲。明明英二看到了自己的丑态,看到了自己的沾满鲜血的样子,为什么就无动于衷呢?


“……亚修?”英二的声音响起,还带着一丝沙哑。他努力睁开双眼,手也微微向亚修的方向伸去,似乎想抓住他。不过他混沌的脑子无法判断自己与亚修之间的距离,只是抓住一场空。“……你又要出门了?”


亚修掐灭烟,疾步上前抱住英二,把床头柜上事先放好的一杯水送到他嘴边,“我不走,先喝水。”


英二的眼睛已经半闭着,手轻轻搭在亚修手腕上,乖乖地喝着水,“……几点了?”


“五点,还早,你继续睡吧。”亚修把空了的水杯放回床头,抱着他回到被窝里。


英二又睡过去了。他能感受到他温暖的呼吸,心脏跳动的声音,温暖的体温。英二太热了。是之前的烧没退吗,还是……?他摸摸英二的额头,似乎并没有发烧。他默默看着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房间,顿时他明白了——英二是太阳,而自己是伊卡洛斯。在逃离孤岛的路上,由于飞得太高,翅膀被太阳融化而坠入黑暗的大海。


不过那又怎么样?亚修紧紧抱住英二,感受他的体温。即使坠入大海,自己也感受过太阳的温度。就算翅膀被太阳融化,太阳的温度也让自己涅槃重生。


我还是把我之前写的一半不到的百合同人放出来因为我已经爬墙300年了不想再写了!!!!

老滚5抓根宝x莱迪亚第二章

莱迪亚第一人称 

占tag致歉

出偷星九月天单行本1一5,7一16,18一27,打包120,单卖4元一本

斗罗大陆漫画版1.3.4,打包10元

谜之魔盒1一5,打包20,单买4元


GGAD 也有了今天

包子研究所:

12月中·二次衍生创作榜【CP创作榜|欧美】TOP50放榜啦~

TOP20之后的内容官方首次独家放送哟~

各位走过路过不要错过,请多多评论为我们的视频提出宝贵意见哦~

比如还想在榜单视频里看见CP解析~同人画作欣赏or其他等等等等~

如果你有想看的其他榜单内容也请告诉我们!!!(*  ̄3)(ε ̄ *)

Orm很可怜

没看过漫画只看过电影

是我sb是我三观不正,谢谢


弟弟真的很可怜,我感觉他从生下来就是为了衬托哥哥。他自己可能也注意到了。

他爸妈都是国王,他从小受到的也是精英教育,理论上是人生赢家了,可是他有个哥哥。

他哥哥只是半个亚特兰蒂斯人,也没有收到像他一样的皇家教育,但是所有人都喜欢他。他的参谋说妈妈爱哥哥胜过一切,偷偷跑出去教导哥哥,说哥哥是个明君。从小一起长大的未婚妻处处向着别人,在众目睽睽之下闯入决斗救出对手。他因为有个哥哥而失去了妈妈,再一次见面时,还没有表达几句思念,他妈妈就来了一套三观尽毁打击——你以前做的全都是错的。他可能怎么都不明白为什么——自己是亚特兰蒂斯土生土长的,哥哥一天都没有来过。有人和我说女主之前和哥哥见过,遂删除一句。

弟弟这个国王当的,怎么说,不能说他成功,但也不能说失败吧。民众在角斗场上全都是支持他的。反对他的,自始至终,似乎只有女主和参谋。

他想向陆地开战说不定就是想证明自己也可以做一个伟大的君主,只可惜他注定失败。




梗来自于笛子姥爷 的"礼节性⭕️❌"


⚠️永乐x路人警告


⚠️三观不正警告


⚠️bg注意


⚠️流水账警告


⚠️ooc警告


构思的时候觉得永乐真渣啊,然后一想觉得很没有意义,就不管了……


昨天刚发微博称入cp坑出不来,今天就写了一篇拆…… 


刚才被屏蔽了,我到底写了什么不和谐的东西???

屠龙者 女抓根宝x莱迪亚 百合

对不起,我可能是摔倒了头才写出了这篇第一人称老滚5百合
极端我流抓根宝x极端我流莱迪亚
极端我流注意,人物性格有着非常极端的自我设定
莱迪亚第一人称注意
⚠️莱迪亚性格,身世全都是我自己乱编的⚠️
⚠️莱迪亚不是一出场就对抓根宝忠心耿耿⚠️
⚠️请做好心理准备⚠️



今天又是无趣的一天。

我从白满卫兵宿舍里的小破床上睁开眼,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,告诉我又一次睡过了头。早就过了卫兵早训时间。我磨磨蹭蹭穿好铠甲,洗漱完毕,走向龙临堡。

街上已经有卫兵在巡逻了,但我们直接无视了对方。这是很自然的,那些卫兵看不起凭着父辈荫蔽而为所欲为的我,我也看不起那些只会对抗小偷强盗的卫兵。而且我也有自傲的资本——在考核中,他们可被我打得落花流水。阳光暖洋洋的,市场上的吆喝声此起彼伏,海姆朗科依旧在大声传教。今天又是和平的一天。
到了龙临堡,巴尔古夫大人已经坐在他的位置上,和伊瑞莱斯讨论着什么。伊瑞莱斯注意到了我,瞪了我一眼,继续和领主大人交谈。我有些心虚地躲在角落,等会又要被伊瑞莱斯大人体罚了……

我掏出一个面包,为之后恐怖的体罚做准备。

这时,一个卫兵领着一个女孩走了进来。我很久没有看到不认识的访客了,便忍不住多看了几眼。一个普通的诺德人,穿着明显不合身的,沾满血污的帝国甲,拿着一把帝国士兵标配的大剑,一看就知道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东西。她的金发乱糟糟的,一双蓝宝石一般的眼睛在火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。她似乎是有事情要向领主大人禀报——听到这话我不禁冷哼一声,肯定又是拿一些耸人听闻的事想骗取钱财的所谓冒险者。白白浪费了她那一双眼睛啊,我摇摇头,继续啃我的面包。

但是如果她要是来骗钱的话,应该不会这般无礼。她没有任何谦辞,直截了当地对领主大人表明自己的身份和来意。她是一个试图跨越边境而被判处死刑的犯人,她来这里是因为出现了龙。我差点被面包噎死。巴尔古夫大人也意识到这个消息的重要性,立马派兵去溪木镇,并让那个女孩去向法仁加谈谈。

我晕晕乎乎的脑袋终于意识到了这一切。龙回归了,那女孩是恶龙手下逃出的幸存者。我以前对恶龙没有什么实感,只是在《酷伯与恶龙》中一次次斩杀恶龙。但是现在龙摧毁了圣地镇,这个消息让我心潮澎湃。我忍不住幻想自己变成屠龙英雄的故事,我是如何英勇地砍下龙的头颅,用龙鳞和龙骨打造一套独一无二的盔甲,然后作为英雄终结天际的内战。想着想着我忍不住笑出了声。幸好我躲着的角落离法仁加很近,我屏息偷听他们的谈话,说不定从他们的谈话中可以得到一些关于龙的信息。正所谓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……

“……所以,你能帮我去拿到龙石吗?”法仁加终于停止了关于魔法和龙的长篇大论。

“你说的是这个吗?”她拿出一个东西。我第一次清晰地听到了她的声音,之前离得太远,她的声音又太小。她的声音有些低沉,富有磁性,和她青春的外表不相符,但却有一种魔力,让我沉迷。

“正是!这样我们就能省去很多麻烦了,巴尔古夫大人,这次派来的帮手还是很好的!”法仁加高兴地说。

我很吃惊那个女孩居然得到了法仁加的赞赏。我记得以前我去帮他的忙,他总是挑三拣四,鸡蛋里挑骨头,把我折腾得够呛。我还无从发泄——毕竟他是唯一的宫廷法师。

就在我暗暗吃惊之时,又有卫兵飞奔过来禀报另一个爆炸性消息——有只飞龙在城南放出现。龙临宫里的气氛瞬间紧张了起来。我拿剑的手都在颤抖——我感觉我的梦想马上就要实现了。我刚刚做的,成为保卫天际的屠龙英雄的梦就要实现了。我回头看了看那个女孩。本来我期望从她的脸上看到什么,可以是恐惧,可以是兴奋……但我什么也没看见。她根本没有任何表示。平静得让我怀疑她是不是被龙吓傻了。

“伊瑞莱斯,带一队士兵去哨塔防卫,我们必须保卫白漫的子民。”巴尔古夫领主冷静地下着命令。那个女孩也被委托去协助他们。我急忙跑到伊瑞莱斯身边,信誓坦坦地说:“伊瑞莱斯大人,我也想为了白漫而战!”她白了我一眼,似乎看穿了我的小心思:“你以后还会不遵守纪律吗?”

“绝对不会了!!!”等我成了屠龙英雄,自然就没有纪律要我遵守了!

伊瑞莱斯冷哼一声,对着那个一直沉默的女孩说道:“你先去换一套盔甲吧。把巴尔古夫大人赏赐的镶钉甲换上,一套合身的盔甲也方便战斗。我们先去哨塔了,你随后赶上。”

见那女孩轻轻点了点头,我们便立即出发。

【博晴】没有结局的童话


算是@_牙璋_ 的点梗,小红帽变种童话风,很傻,乱写的,ooc,失智文风,算是我正式开学之前的最后的东西了……要是我会画画就好惹

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个镇子,经常受到居住在森林深处的恶狼的侵袭。就在这个镇子面临崩溃之时,一个猎人,源博雅,闯入了这个镇子。

博雅是一个强者。他无数次从恶狼口下拯救这个镇子。他喜欢戴着一条红色头巾,也因此有了诨名——红帽猎人。

但是,因为猎杀恶狼而备受尊敬的红帽猎人,有一个惊天的秘密——他有一个狼朋友。

讲到这里肯定有人会问,为什么博雅有一个狼朋友呢?他不是以猎杀恶狼而出名的吗?

这是因为源博雅只杀恶狼啊。这只狼,是一条好狼。他和恶狼一点都不一样——他非常聪明,喜欢看书,每次博雅去见他的时候,他都在看书。他也不会攻击人类,虽然很强。他还有自己的名字:晴明。这怎么看都和那些恶狼不一样。虽然他还是会表现出不同于人类的部分——比如说支起来的耳朵,毛茸茸的大尾巴,身体的一些部位也覆盖着厚厚的毛皮,但博雅还是觉得他是一个好人,不,好狼。

博雅非常喜欢去找晴明玩。到不是因为他不喜欢人类,只是镇子里的人给他的压力太大了。镇民们把他当作英雄,几乎要把他供起来。这种氛围让他觉得不舒服——博雅只是无意中来到这里,并帮助了镇民们——起码他是这么觉得的。毕竟,帮助他人是一件快乐的事啊。

“那为什么博雅不离开这个让他觉得不舒服的镇子呢?”这个问题问的好。因为镇民们请求猎人,让他留下来。人们害怕恶狼在猎人走后报复,所以请博雅彻底解决恶狼以后再离开——当然,博雅收到了丰厚的回报。所以,猎人就留在了这个镇子。每天除了接受村民的委托击杀恶狼,就是去陪晴明。或者说晴明陪着博雅。他们两个就像普通朋友一样聊天。晴明知道博雅就是那个赫赫有名的红帽猎人,但他不在乎。博雅也知道晴明知道自己的身份,所以他从不主动提起相关话题。他们就这样,在一起看书,喝酒,聊天,赏月,有时还彻夜不归。镇子里的人看博雅的眼神都不对了,有时还旁敲侧击,劝告博雅不要被蛊惑了。镇上的姑娘都有些神伤。

然而有一天,这样的生活结束了。

博雅接到了一个委托,击杀一头狼。根据委托的描述,应该就是晴明了。博雅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知道晴明的,毕竟他从来没有离开森林深处。他内心涌出一股难言的痛苦。

他先处理了几个小委托,就直接奔向晴明那里。博雅作为一名猎人的警觉,已经完全抛弃。他心里只想着奔向晴明那里。

他还像以前一样,坐在那里,看书。

博雅这次没有打招呼。

晴明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,向博雅轻笑一声,继续低头看书。他把自己的要害完全暴露在博雅面前。

博雅上前,抓住对方的手,似乎是希望说些什么。可是还没有说出口,晴明的胸膛便被利箭穿透。

是几个尾随着博雅而来的镇民。他们欢呼着,大声喊着什么“杀死狼王”“果然他和狼有勾结”“把他抓回去”……

接下来的事情,发生在一瞬间——晴明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冲出去——血花四溅,那几人顿时身首分离。

接下来的几天,天空都染上了一丝血色——狼群就像不要命了一般进攻这个镇子,所有人都拿起武器,除了博雅。他被关在一处地窖里,身上唯一的东西,就是他从地上捡起的,晴明的书。

晴明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一天。他的书里夹着一封短信,上面记载着历史。这个镇子的人,从狼那里强行抢夺这片土地,把幸存的狼赶进森林。现在还要把他们赶进杀绝。晴明相信博雅不会伤害自己,但是如果博雅决定杀死他,他也不会坐以待毙。

但现在博雅什么也做不了。

终于,在某一天,博雅想尽一切办法逃了出去,跑向以前晴明在的那片森林。

唔,你问我结局?其实我也不太清楚。或许他们就这样逃走了,或许他们就这样死去了?

你问我从那听到这个故事的?嘻嘻,这可是秘密哦。



【博晴】博雅买口红之晴明到底是什么色号

剧毒脑洞,极度ooc
对野村万斋先生绝无不敬之意!我也很喜欢他!
字数1657


最近怀旧之风盛行。《魔卡少女樱》、《寄生兽》等经典作品再次走上大荧幕。而令人震惊的是,《阴阳师》居然也在此列——《阴阳师》将推出系列第三部电影,十七年前原班人马打造,保证原汁原味。


“《阴阳师》3吗……”博雅看着杂志娱乐版的宣传,微微出神。到时候晴明肯定会拖着他去看……虽然和晴明“斗智斗勇”这么多年脸皮厚了许多,但是让他和一群陌生人一起看自己和晴明的故事,还是让他有些不好意思。


不过……他看着杂志上两位主演的高清大图,不由得感叹野村万斋真的是很出色的演员,演技无可挑剔。虽然他和晴明长得并不相像,但是气质却极其相似。


博雅凑近,端详着《阴阳师》里晴明的剧照:眯起来的眼睛,微微上翘的嘴角,红润的嘴唇——的确是神似,不过晴明的嘴唇似乎更好看,就像涂了蜜一样——野村先生是不是涂了口红呢——难道晴明从一开始就涂了口脂吗?????


博雅被自己的推论所震惊。晴明的唇色的确很好看,红而不艳,即使是在冬天也不显得干燥,总是那么诱人……难道他真的会用口脂吗?话说回来有时候他出门会很慢……难道其实是在化妆的原因吗?然后这个习惯持续到了现在……


博雅把杂志丢在一边,陷入沉思。晴明似乎一直都很了解女人的事情,无论是在平安时代,还是到了平成年代。虽然现代社会的女性用品越来越多,但是晴明总是会显现他丰富的经验——上个星期他还陪蜜虫去买化妆品——难道晴明其实是给自己买,用蜜虫打掩护?


“叩叩”


“请进。”敲门声打断了博雅的沉思。


“源总,这是下个星期的行程安排,我先放在这里了?”来的是博雅的秘书,佐藤里美。说来也奇怪,博雅前世是皇室后裔,地主家的傻儿子,到了今生还是日本源氏企业的人,还是地主家的傻儿子——虽然他工作干得不错。


“等一下,先别走。”正要离开的里美被上司叫住,她脑内迅速回想了一下自己最近有没有干什么错事。


“不用那么紧张,我就想问问,你们女孩子平时用什么口红啊?”博雅努力克服羞耻之心,说了出来。

佐藤里美,平生第一次和自己的池面上司谈和工作以外的事,是教自己的上司如何分辨唇蜜,唇彩和唇釉等,随便科普一下知名的唇妆品牌。没想到如此钢铁直男的上司会主动了解这些,如果没有抓着自己问东问就更好了,她还不想变成公司的女性公敌。


她最后说了几个商场的名字,立马逃之夭夭。

博雅翘了班,独自驾车到了佐藤说的商场。现在是工作日,没什么人,专柜的销售人员都在闲聊。要说不紧张是假的,博雅努力装成有着丰富口红购买经验的男友,昂首挺胸地踏入了ysl的店面。


一名柜姐注意到了他,立马露出一个职业的微笑:“先生是给女朋友挑口红的吗?”


“不是女朋友……”


“那就是给喜欢的人咯。要不要试试这几款热门的?”她说这就拿了几支出来,想拿给博雅看。


“啊……等一下,我就是想买红色的,越红越好的那种。”


“啊……可是,太红的话也不好吧?”


“没关系,他很白的,绝对驾驭的了。”博雅很有自信地说道。


“……”

“谢谢惠顾,欢迎下次再来~”


博雅提着一袋子口红离开了。抬手看了看表,时间还早。他又走向另一家专柜……

博雅把一大堆各种品牌的口红扔到后座,驱车前往晴明的宅院。说来也怪,晴明在现世是一名大学历史教授,平安时代的权威专家,偶尔会偷偷出门解决一些灵异事件。但这个超大的和式宅院怎么看也不是晴明能买的起的……


“博雅怎么回来的这么早?”晴明坐在电视机前看一个有安倍晴明这个角色的动画。到了现代社会他依旧坚持穿着和服。“你手上拎着什么?”


“是口红。全都是红色的。”


“为什么要买口……”


“晴明!!”博雅突然拔高声音,打断他的话,“不要害羞!!!如果你涂口红的话我是不会笑你的!!我还给你买了这么多,你喜欢什么颜色随便挑!!”


晴明被震住了。他看看博雅,又看看鼓鼓囊囊的购物袋。半晌,他从地上爬起,走到博雅面前,笑出了声:“博雅是觉得我涂了口红?”


“……是……是啊!!特别红,很好看……”


晴明伸出手,环住博雅的脖子。


“那你来试试我有没有涂口红吧。看好了哦,要仔细对比哦。”


博雅被扑倒在地。
……

那些口红,晴明挑了些喜欢的,其余全被博雅送给了蜜虫。

其实晴明有用过符咒保养和咒术化妆,效果很好。


【博晴】伪养成

估计不会有后续,大家可以自行脑补后续
博雅25~32,晴明16~19
博晴成分有点少,但还是博晴(认真脸)
ooc
字数1727



“来来来!!!大家安静一下!!!”


小酒馆老板爬上长桌中央,用力拍了拍手,示意顾客安静下来。她脸红得完全看不出来之前涂的劣质腮红,看来是喝多了。


“下注了下注了!!这位隼人先生,向博雅的酒量发出挑战了!!”她双手一挥,向顾客们指出坐在长桌两头的男人。“谁!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喝完这十杯啤酒!大家下注吧!!”


说完,她便从长桌上跳了下来,也不管有多少人色眯眯地看着她飘起的裙摆。她举起一个大空杯,大声喊道:“看好了!是这么大的杯子!!全都满上!!”


在咕噜咕噜倒酒时,众人都开始小声议论起来。


“还是押博雅,不会有问题的吧?”


“那倒不一定。”一个小个子男人说道。“你们看看博雅那小子,”他向博雅的方向努努嘴,“之前喝了那么多,脸红成那样,对面那家伙可一点都没喝,可以说是全盛时期了!”


众人看向博雅。他的脸是红扑扑的,而且还在和一名衣着光鲜的女人谈笑。“而且那个叫隼人的,看上去也是个狠角色……”


“你们好了吧?”老板用力拍了一下桌子,“来吧!!!下注啰!”


众人稍微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立马冲上前:


“博雅!不要挤了!!”


“隼人!!隼人!”


“隼人!!”


……


“哎呀,看看这么多钱!”老板美滋滋地算着这局的盈利,笑开了花,“喝了那么多酒还能赢!”


“哪里有啊,我根本没有喝多少……”博雅挠挠头,“只是店里面太暖和,而且那个新来的女孩子……太热情了……”


“哎呦喂,你难道还是个雏了,怎么还这么矜持?”老板顿时笑出声,“我们要不来几杯,我可要好好感谢下我的财神爷!”她往博雅的方向挤了挤,眼神暧昧。“我们等会喝几杯吧?”
博雅抬头看了看时钟。“不行啊,太晚了。我先回去了,明天再喝吧!”说完,他便起身离开。


“哈??现在才一点钟!!!博雅你是不是金屋藏娇了!!!”

博雅飞快地跑远了酒吧。捡到一个小鬼也不全是麻烦事,起码还能当个借口远离老板的骚扰……他叹了口气,走向小巷口的一家小卖部。本来在看电视的的老板看到博雅,心领神会,拿出几瓶啤酒放在柜台前。


“等一下,我还要其他的东西……”


“要烟吗?博雅先生也抽烟?要哪……”


“不。”


博雅顿了顿,非常艰难地挤出牛奶二字。

博雅轻轻推开门。老旧的门板发出吱呀一声,在黑暗的房间里显得格外响亮。他没有完全关上大门,而是借助那点从门缝中透进来的光,把牛奶放在桌子上,蹑手蹑脚走向客厅中央的地铺。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想让这个小鬼睡在较为舒适的床上,毕竟也是个伤员。不过一个地铺也算是仁至义尽了。博雅走近,仔细看了看——里面没人。


他人呢?博雅顿时有些焦急,当初这孩子出现在他家门前时的情况可不太好——脱水,而且发着高烧。这才几天呢,烧也没完全退,就自己跑了……


突然他想到了什么。博雅反身走向他的房间,用力推开了门。果然,那小鬼,坐在他的床上,一双眼睛在黑暗中发光。


“你怎么又跑到我床上了?不是给你铺了床吗?发烧了还这么有劲?”博雅努力缓和情绪,打开房间那盏老旧的灯。博雅眨了眨眼,适应了一下,这才发现他穿着自己的睡衣。由于体型的差距,少年就像一个包在衣服里的洋娃娃。“我不是给你准备了衣服吗??”


“可那是你的旧T恤和大裤衩,我想穿正宗的睡衣。”他很嫌弃地拽了拽衣服过长的袖子。“而且我还以为你会在酒吧泡一晚上。”


“……然后你就起来换了衣服?我真怀疑你有没有生病。”博雅走近,摸了摸他的额头。还是有点烫。他本想收回手,却没想到对方把他的手按在自己的额头上,一本正经地说:“你的手很凉快。”


“那是因为你发烧了。”博雅没好气地甩开对方,“早点睡觉,病好了赶快回家吧,离家出走的小少爷?”


少年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,眼神里带着些不可捉摸的东西,打量着博雅。


博雅心里暗喜,看样子是被他猜中了。在这种地方,出现了一个长得如此精致,就像一个瓷娃娃一样的人,而且衣着考究,怎么想都是从附近几个大镇跑过来的小少爷吧?真是想不明白有钱人啊,明明有这如此舒适的生活,为什么还要想着离家出走?


“……我不是小少爷。”少年微弱的声音打断了博雅的沉思,“你走吧,我要睡觉了。”说完,他便钻进了被子里。


你还真占我床?博雅真想教训这个嘴硬的小少爷。


这小鬼是病人是病人是病人……博雅憋屈地蜷缩在客厅的小床里,暗暗发誓等这小鬼的家人找来了,要敲他们一大笔钱。

“……”少年把头深深埋在被子里,久久无法进入梦乡。